服务电话
股权收购

股权收购请求权的产生和演变过程是怎么样的

发布人:www.rxzhw.cn    发布时间:2019-06-13 17:21

  股权收购请求权(appraisal right)源于美国公司法,后来逐渐被大陆法系公司法所接受。在英国,早期公司法规定的公司包括特许公司和法定公司两种。特许公司是依特许成立的,法定公司是依专门立法成立的,两者借鉴了合伙企业中的“一致同意”规则。即凡合伙重大事务的决策,必须经由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将源于合伙组织的决策规则适用于公司事务决策,这种做法受到了早期普通法院的广泛支持。凡是发生有关公司结构重大改变、重要财产处分以及章程变更的,皆应遵循“一致同意”规则。一致同意规则有助于充分反映股东的个人意思和利益,有助于股东有效参与公司事务决策,但却忽视了股东在个体利益诉求上的差异。在人数较多的公司中,“一致同意”规则的缺点暴露无遗。它过分迁就股东的个体利益诉求,却牺牲了公司决策效率,有可能影响到公司的整体利益。

  注册公司是随后出现的新型公司,它广泛运用于工商业,各国现代公司法也主要以注册公司为规范对象。与特许公司和法定公司不同,注册公司是按照准则主义设立的公司。注册公司或现代公司的成长方式发生了重大改变。它不再是积累成长型公司,而是融资成长性公司;它不再是股东意思主导型公司,而是决策效率主导型公司。为了满足公司融资需求、提高公司决策效率,立法者摒弃了“一致同意”的旧有决策规则,最终采用了“多数决定”的决策规则。

  股权收购请求权是派生于多数决定规则的,多数决定规则是股权收购请求权存在的必要制度环境。如果公司事务继续坚持“一致同意”规则,在立法上就无需再行规定股权收购请求权。股权收购请求权主要是为了矫正“多数决定”规则运行中出现的偏差。多数决定规则有助于提升公司运行效率,也容易漠视少数派股东意见,进而容易造成对少数派股东的“客观损害”,甚至成为多数派股东压制少数派股东的法律手段。

  鉴于多数决定规则的两面性,立法者基于实质公平和正义的立场,既要坚持多数决定规则,又要兼顾少数派股东利益。少数派股东应当承受多数决定规则造成的商业风险,却不应承受公司组织结构或其他重大事项变动而带来的不利益。在公司章程发生重大修改、股东权利存在减损、公司重要目标发生改变、公司组织结构出现重大变化、公司上市等多种情形下,立法者应当确认反对股东的股权收购请求权。至于其他事项变动,可视为少数派应当承担的风险,无需在立法上确立反对股东的股权收购请求权。

  迄今为止,多数国家公司法确立了股权收购请求权制度,但在具体规则上,各国公司法存在较大差异。在适用范围上,有些国家仅将其适用于闭锁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有的国家将其扩张适用于股份有限公司。在适用条件上,有些国家将其适用于公司合并和分立的场合,有些国家还将其适用于发生其他重大变化的场合。在启动程序上,有些国家规定了行使股权收购请求权的严格程序,在客观上限制了股权收购请求权的行使;有些国家规定的程序较为简便,从而便于反对股东行使股权收购请求权。

  必须看到,多数国家公司法确认了反对股东的股权收购请求权,在司法实践中,股东启动股权收购请求权的案例并不多见,出现如此状况的原因非常复杂。

  首先,股权收购请求权制度设置了严格的条件和实现程序。反对股东无权就公司重大变化进行有效表决,不得不屈从于多数派股东通过的公司决议,立法者为了向反对股东提供补偿或赔偿,有必要设置股权收购请求权制度,进而减少少数派股东遭受的不利影响。但在股权收购请求权的行使条件和程序上,各国公司法通常规定较为狭窄的触发事由以及较为严格的法律程序。换言之,即使多数决定规则存在重大缺点,却不足以自动产生反对股东的股权收购请求权。

  其次,资本市场为上市公司股东退出提供了较通畅的机制。在各国立法规定股权收购请求权之初,证券市场不发达,股权流动性较差,闭锁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退出公司的渠道不通畅。在当今社会,上市公司数量众多,股权流动性增强,股权交易业已形成公开市场价格,公众持股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可以比较便利地转让股权,从而限制了股权收购请求权的运用。尤其是在美国,因为证券法向股东提供了更好的法律保护措施,反对股东及其律师更愿意采用证券法规定的救济措施,从而降低了适用股权收购请求权的概率。因而,在公司合并或分立中,尤其是在现金挤出合并中,才更需要对少数派股东提供特别保护。

  再次,股权估价体系和标准长期处于不确定和变化之中。立法者通常仅规定公司应按合理或公允价格向反对股东提供补偿或赔偿,然而,法院在长期审判实践中,却总是无法找到确定合理或公允价格的方法。美国法院原来采用“特拉华块状评确定法(block method)”,即计算资产价值、收益价值和市场价值的算术平均值。此后,学者认为这种价格确定方法不利于反对股东,也不符合现代财务估价理论,不应将其作为确定股权价值的唯一方法,而应当考虑与股权价格相关的各项因素。然而,对于这种新的整体价值确定方法的内涵,法院长期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最后,反对股东行使股权收购请求权不以受到多数派股东压制为适用前提。多数决定规则是公司运行遵循的一般规则,多数派股东在通过决议时,未必怀有损害少数派股东利益的意图,多数派股东的意思和利益代表了公司的意思和利益,少数派股东不得不承受持股比例过低或数量过少的风险。由此而来,究竟向少数派股东提供何种保护?在何种情形下应向股东提供特别保护?都需要立法者仔细评估并做出合理的政策判断。如果对少数派股东提供过多保护,还容易挫伤多数派股东的投资热情。

  基于多数决定规则的正当性,除非迫不得已,立法者不宜过度干涉多数派与少数派股东之间的利益关系。就此而言,股权收购请求权仅是有限的法定救济措施,只有在有限的情形下,立法者才提供股权收购请求权的特别保护。

上一篇:资产收购和股权收购的差异分析       下一篇:股权收购请求权的法律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