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股权收购

股权收购请求权的法律性质

发布人:www.rxzhw.cn    发布时间:2019-06-13 17:21

  多数公司法学者认为股权收购请求权属于形成权,但《公司法》第75条却采用了“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的表述。法条采用的表述,容易让人认为股权收购请求权是请求权而非形成权。反诘是具有说服力的,若将股权收购请求权定为形成权,何以采用“请求”的术语呢?笔者认为,“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既可以强调“请求收购而非补偿”,也可以强调“公司必须收购但要支付补偿”。鉴于法条含义存在多种解释的可能,在确定股权收购请求权的性质时,不应拘泥于法条文义,而应从继续性法律关系的特点出发,确定股权收购请求权的形成权本质。

  (一)形成权的理论分析

  继续性法律关系理论抽象于传统的合同和契约。前者以合伙合同为典型,后者以租赁、委托、保证、代理和承揽等为典范。合伙人基于共同目的而在较长时间内保持合伙关系,租赁也绝非一次性交易,而长期存在的权利义务关系。传统的继续性法律关系,以双方当事人彼此承担持续性义务为特征,从而在事实上形成了当事人之间的相互制约。在民法上,继续性法律关系之当事人,得因重大事由而解除相互之间的法律关系。一方当事人无理由提出解约,难免遭遇对方向其主张补偿或要求赔偿损失的风险。

  股东与公司虽未签订合同,却存在继续性法律关系。股东缴纳出资后,“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公司在收受股东出资后,应向股东履行保护、协助转让、通知或告知、决议分配后给付利益等义务。股东出资义务是一次性义务,股东出资后在原则上不再对公司承担义务。公司收受股东出资后,却要持续履行保护义务,但股东难以加以有效约束。

  在继续性法律关系中,随着时间推移,周遭环境可能发生质的改变和量的改变。在股东和公司的关系中,“质的改变”指公司合并或分立决议在根本上改变了股东与公司之间的既存关系。在合并和分立前,股东与原公司存在股东与公司的关系;在公司合并后,原公司股东不得不与新设或存续公司形成新的关系,从而导致股东与公司关系的根本改变。“量的改变”,主要指在诸如连续不分配股利、转让重大财产以及存续期限届满后继续经营等情形下,股东与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发生了量的重大改变,同样改变了股东的期待。

  在这种继续性法律关系中,当发生重大事由时,股东应可解除与公司的关系。如果将股东和公司关系类比于合同关系,股东行使股权收购请求权的诱因在于,公司采用某种重大举动,在事实上改变了股东与公司之间的既存关系。对应地,股东行使股权收购请求权,单方改变了与公司之间的成员关系。这种做法恰恰保持了法律关系与真实关系的一致性,也合乎公序良俗和公平原则。股东行使股权收购请求权,或要求公司按照合理价格收购其股权,目的在于解除股东与公司之间的继续性法律关系,割断股东与公司之间的股权联系,进而退出公司并获得公平的价格补偿。为了保护反对股东利益,限制乃至排除公司提出不合理对抗,立法者应将股权收购请求权定位于形成权,从而有效实现反对股东退出公司、获得公平补偿的目的。

  (二)形成权与请求权之别

  形成权和请求权皆为相对权。学术界对于形成权的解释基本相同,即通过一方当事人意思表示,即导致法律关系的变更或消灭。与同为相对权的请求权相比,形成权有诸多特点。

  首先,形成权具有某种“支配性”,无需通过诉讼程序,即可产生法律关系变更或消灭的效果。请求权仅为要求相对方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而无“支配性”属性,不发生法律关系消灭或变更的效力。反对股东行使股权收购请求权,究竟是要求公司收购其股权,还是要求公司支付合理价格?《公司法》第75条不甚明了。如果解释为要求公司收购,则需要进一步解释公司何以承担强制缔约或收购义务,还要判断公司拒绝收购股权的合理性。将股权收购请求权作为形成权,能够合理降低反对股东行使权利的难度。

  其次,一方当事人行使形成权,他方当事人可能质疑其行使形成权的事由是否存在,遂有法院介入和判断的必要。然而,法院介入不是行使形成权的必要条件,而是法律特别设置的控制手段,旨在防止当事人滥用形成权。法院在确认当事人系正当行使形成权后,遂产生形成权的效果,即导致法律关系的变更和消灭。在请求权的实现中,原则上当事人只能请求公权力介入,而不允许当事人采用“私力救济”手段。在公司与股东的关系中,无论发生公司组织结构或经营活动的重大改变,法院几乎都无法干涉或控制,法官也难以判断类似商业活动的合理性。法官即使能够一时限制多数派股东通过的股东会决议,却无法阻止股东会以变换方式再度通过类似决议。就此而言,如果立法者或法官采用其他救济措施,将导致极端不合理的后果。

  最后,形成权不以对方当事人承担义务作为存在前提,行使形成权也不导致对方当事人的义务。相反,权利人在行使请求权时,必然导致对方当事人承担或履行某种义务。美国公司法将股权收购请求权称为“估价权(appraisal right)”,而不是cancellation。笔者认为,“估价权”并未正面解释股权收购请求权的性质,而是将规范重点置于股权的价格补偿上。这样,只要反对股东一经行使估价权,即发生解除股东与公司之间关系的效果,而公司无权阻止反对股东行使估价权。在大陆法系,公司法学界在学说上也基本上接受了美国式股权收购请求权的观念。就此而言,无论是估价权还是股权收购请求权,都属于形成权而非请求权。

上一篇:股权收购请求权的产生和演变过程是怎么样的       下一篇:股权收购合同主要包括哪些内容?